天才医生绿帽版(07-12)

+A -A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651992297(新群)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

    **********************************************

    【 https://m.diyibanzhu.in 】

    **********************************************

    闻人牧月见水伯抱着自己上楼去了,顿时松了口气,松开了牙口。看着水伯

    肩膀是深深的牙印,心下也是有点开心,总算让这个老混蛋付出点代价了。

    水伯却是边玩弄边轻车熟路的往小姐的房间而去。而闻人牧月双手紧紧抱着

    水伯的脖颈,修长的玉腿用力夹住水伯的粗腰,让他不能大力的插弄,只能小幅

    度的摆动腰肢。

    水伯也是乐的清闲,就将自己的肉棒深深插入小姐的体内,快步走路到门前,

    左手搂着小姐的细腰,感受着肌肤的滑腻,真是怎么都摸不够。这样的姿势玩弄

    自家的小姐,说不出的成就感。

    右手却是直接打开房门,侧身进入小姐的闺房。这个进了无数次的房间。

    用脚轻轻一拨,关上了门,连锁都不锁。

    得意的双手托着小姐的美臀,腰肢左右轻摆,用了巧劲,将小姐的双腿挣脱

    开来,忍着舌头的痛淫笑说道:「咬的真狠啦,小姐,看我怎么干翻你。」闻人

    牧月也不答话,对他的引言秽语已经免疫了。只是双腿还是用力夹着水伯的后臀,

    整个人如树袋熊般托着水伯的身上。

    水伯疾步路过小客厅,直接步入睡房,拔出在闻人牧月小穴呆了许久的肉棒,

    一下将小姐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双手叉腰,肉棒如怒龙般挺立正对着躺在床上

    的自家小姐。

    真是一副恶奴在世的样子,不过这个恶奴却不是借主人的权势欺负平民百姓,

    而是玩弄自家的小姐。

    闻人牧月樱唇微张,大口喘着气,恨恨的看着这个老混蛋。即使正对着男人

    的私处,也不羞涩。毕竟看到无数次了…………

    水伯将刚嗅完的手又放到脚底,不断搓弄着,后悔着后面不应该用尽自己的

    淫女手段,用尽全力,玩的那么过分,竟是直接将小姐玩的白眼尽翻,操晕了过

    去。

    这也难怪,水伯一介武夫,而闻人小姐不过一娇弱女子,在水伯毫不怜惜之

    下怎能忍受。玩的太过火了,水伯当时还不自知,看见自家小姐竟是被自己玩的

    昏迷了过去,心下得意非常,叫你忍着不叫。

    小半会叫小姐毫无声息,心下一愣,忙用了抢救手段,才将小姐救了过来,

    小姐算是鬼门关走了一趟。

    闻人牧月醒来发怒,用力推搡着水伯,将还没穿衣的水伯从二楼的窗户给赶

    走了。水伯没办法只能赤着身子,躲着外面的保镖回到自己的房里。

    后面就没有后面了,水伯好几天都没见小姐回到家里了。估计是躲着自己。

    至于闻人牧月对自己是否会采取反制手段水伯是不在意的,毕竟一把年纪,

    又无家人,顶多一死罢了,玩了这么久自家小姐,一条老命而已,送给小姐也没

    什么大不了。

    水伯边看杂志边想着,将正抠脚底的手凑近嘴边,伸出食指,舔了一下,捻

    着精美杂志的页脚,翻开一页,书香沁人,看着自家小姐的照片,心下又是火热。

    好多天没有发泄在小姐身上了,怪想她的。挑眉想了很久,终是拿着老式古董手

    机,给自家小姐发了个信息。

    ……

    在都市中心的一栋摩天大厦,其中一间数百平方的豪华的办公室,一个长着

    祸国殃民美貌的女子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装,背对着落地大窗,坐在柔软舒适的办

    公椅上,正埋头翻阅着文件。

    房间内装饰颇有品位,女人前边是古典而又大气的大理石办公桌,而侧边是

    嵌入墙壁的书橱,上面全是包装精美的封面烫金书籍,但书籍的封脊颇有毛边,

    可以看出主人想必经常翻阅。

    而办公室的地下铺着毛绒柔软的毛毯,踩在上面近乎无声。四角还放着室内

    的绿色盆栽,添了许多生气。

    女子看着文件不时皱下眉头,拿起桌上的钢笔,飞速的划上几笔。钢笔写在

    纸上的刷刷声分外悦耳。

    纤细的玉指拿着钢笔在最后写完意见后顿了一笔,将笔啪的一声,轻放在办

    公桌上,拿起一旁的咖啡,凑近未擦口红的粉唇,轻轻抿了一口,放下杯子,靠

    在椅背上,闭目小憩,而双手中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正如西子捧心的典故所反映一般,绝色的女子无论何种动作的惹人心动,要

    是别的男的看见这幅姿态,说不得露出丑态。

    但想要近距离接触这种上流社会的天之娇女,非得有过人的家室或突出的才

    能才行。

    这女子正是闻人家的大小姐闻人牧月。

    她已经好些天没有回家了,就睡在了不久前才专门腾出的房间内,弄得她的

    秘书马悦疑惑不已。公司的事情也并不比以前多,也没有遇见什么重要的事务。

    小姐怎么会一直待在公司而不回家呢闻人牧月一闭上眼睛就想到那个老混蛋,顿

    时又是紧咬皓齿,回忆着水伯的资料,水伯一生的大事基本倒背如流,闻人牧月

    自从被玷污之后就专门叫人收集全部闻人家的成员资料,其实是只想要水伯一个

    人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只是水伯为闻人家服务了一辈子,无妻无子,也无亲戚,他的父母在闻人牧

    月还没出生的时候已经过世了,真是孤家寡人一个。

    闻人牧月找他的弱点也找不到。也只好忍辱负重,任他玩弄,不知道他究竟

    掌握了自己多少羞人的东西。

    闻人牧月想到即使叫人杀了水伯,自己能够叫人不追查,也不能保证他死亡

    后那些东西会不会放出来,闻人家小姐被自家管家玩弄的事情会不会传遍整个上

    流社会。

    想到这里闻人牧月就一阵气苦,心想着自己想必没办法斗过这个老奸巨猾卑

    鄙无齿的淫魔。

    心里也是一阵疑惑,自己许多天都没有回家了,他也没有威胁自己,不知道

    他脑里卖的是什么药。

    嗡嗡手机的手机震动声在这安静的办公室内十分入耳,闻人牧月皱了皱黛眉,

    李起身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一下脸色就沉了下来,正好是水伯发来的信息。

    上面写着「小姐,发脾气也该够了,我储存的东西不少了,是时候回来了。」

    闻人牧月玉手紧捏着种种的手机,心下愤懑,这个老混蛋,从来不带套,只管他

    自己的乐趣,总是射在自己的体内,自己总是偷偷吃着药,他貌似不是很怕被人

    发现,却要自己担惊受怕,细心处理着他的事情,瞒过身边的人。

    闻人牧月飞快的回了一个字,「滚」狠狠将手机拍在办公桌上,还好手机质

    量很好,没有砸坏。

    那边的水伯按了好半天的键才打完这些字,刚发出去,就见信息回来过来,

    却是一个滚字,心下也是有点生气,忙又是一指禅的在古董机上按着,好一会才

    发道:「我打字很慢,给我打电话过来。快点。」闻人牧月以为水伯应该会给自

    己打电话的,等了好一会,才又听见一个信息发来,却又是拿起手机看了,咬牙

    想了一会,找到备注名为禽兽的联系人,拨了过去。

    水伯刚抿了一口茶,自己的古董手机响起:「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忙看了一下来电人,按下接通键。左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右手不断戳着脚底板,

    说道:「不错,小姐,还听话着呢。不过该生完气了,今天回来把。」闻人牧月

    说道:「我不想再这样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水伯,我爷爷也待你不薄,你怎么

    能这样回报他。」水伯听此,忙停下扣脚底板,想了小会说道:「妈的,我又活

    不长,我为闻人家出生入死一辈子,这点福利也不给我?」「谁说你活不长,你

    身体那么好。」闻人牧月反驳道。心想这家伙玩起自己来分明就不是老人,身体

    这么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入土呢,岂不是要让他玩弄很久。

    水伯一听,嘿嘿一笑,说道:「那你可以多榨干我啊,把我弄的精尽人亡。」

    「粗鲁,低俗。这么下流的话你怎么能出的出来。」闻人牧月愤怒地说道。

    水伯脸色一沉,放下翘着的二郎腿,冷冷说道:「被我干的时候我说的话比

    这低俗多了,什么地方都被我玩过了,还跟我装什么。现在是我一个人玩你,逼

    急了我,让一群人玩你。」闻人牧月顿时心下一寒,眼眸一红,抽噎着,说道:

    「你想都不要想,我要跟你同归于尽。」说完只是鼻头不断耸动,抽泣着。

    那边的水伯一听,心下也是后悔,太冲动了,也太不顾小姐面子了,毕竟玩

    太多次了,小姐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威慑力了。忙双手拿着手机凑在耳边说道:

    「我开玩笑的,闻人家小姐怎么能够让多人一起玩呢,我只是脑袋抽筋,胡言乱

    语的。我保证,一定只有我一个人玩你,小姐别生气了。我以后不乱在人前偷偷

    玩你了行不。」闻人牧月听见水伯终于第一次向自己服软,慢慢停下抽泣,嘴硬

    说道:「我公司有事,最近都不会回家。」「行,行,没事了在回来。」福伯忙

    讨好到。妈的,真要玉石俱焚还真舍不得,小姐玩起来真是舍不得放手啊。

    「我公司还有事情,先挂了。」闻人牧月低声说道。

    「嗯嗯,恩,。」闻人牧月能够想象到水伯如小鸡啄食一般不住点头。闻人

    牧月挂了电话。

    水伯听见手机挂断,叹了口气,想到小姐也被自己肆意玩了这么久了,也该

    让让她了,不能总是强硬的逼着她。哎,这段时间又得用手解决了,水伯叹了口

    气,玩了自家小姐这么漂亮高贵的女人后,也不想凭着闻人家的权势在外面找些

    庸脂俗粉将就,还是用手吧,等后面小姐回来了,在慢慢补回来。

    燕京医科大的林荫道上,一身长袍的林洛右手夹着本教案踱步走着,看得出

    心情颇为好。

    想起不久前跟跟尝到了林浣溪这个冰山女神的「初吻」,又认识到各种不同

    风格的美女,那个妩媚入骨,火辣异常的厉倾城,来燕京真是来对了,在家那边

    的生活远不如这里有滋有味,不断笑呵呵的跟路过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学子点头招

    呼,也不管认不认识。

    当走到林浣溪工作的办公大楼下时,却正远远看见林浣溪出来,今天秦洛却

    是没有蹭车跟浣溪一起到学校。

    秦洛疑惑地看着穿着白色七分袖T恤,下面穿着紧身的牛仔裤的林浣溪匆匆

    从阶梯上跑下来,快步走到一辆黑色的车前敲了敲门窗,秦洛认识这辆车,毕竟

    他们厉校长的车还是要知道一下的,毕竟说起来秦洛的工作也是厉永刚给的了。

    还知道厉校长跟林家关系很好,跟林院长也关系莫逆,林浣溪自然与厉校长

    有着关系了。

    远远看见林浣溪打开前车门,坐了进去,秦洛也没有多想,只觉得两人说不

    得有什么事情要谈吧,说起来林家的人脉还是不错的,林浣溪有着厉校长的关系,

    在学校可以说是能横着走了。

    ……

    他不知道的是,林浣溪岂止是可以横着走,基本上厉校长的林浣溪的要求有

    求必应,毕竟……「你,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林浣溪刚坐进副驾驶座位

    上,关上了车门,就说道。

    一身灰色西装的厉永刚已经右手放在了林浣溪的大腿上了,隔着牛仔裤轻轻

    的摩挲着。

    左手却是拉下自己的裤子拉链,说道:「还能干什么,又段时间没有了。」

    林浣溪咬了咬牙,看了一下紧闭的车窗外,她知道这车是单向镜子,只能从里面

    看到外面,毕竟也在这车里……也没有什么说什么反对的话语,却是侧坐着躬下

    了身子,伸出手熟练地拉下厉永刚的裤子和内裤,而厉永刚也微微抬起屁股,两

    人的配合可谓是天衣无缝。

    厉永刚正准备在叫林浣溪快点的时候,已经感到自己下面被一个熟悉的柔软

    细腻灵动的舌头侍弄着了,厉永刚轻轻嘶了一口气,右手轻轻摸着林浣溪柔顺的

    黑发,却是向前微微躬着身子,拿起仪表板上的香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叼

    在嘴里点燃,美美的抽了一口,吐出一口浓重的烟雾,却是用左手拿着烟嘴,右

    手摸着林浣溪长长的黑发。

    林浣溪没有受厉永刚动作的影响,自顾自的熟练地用自己的舌头,不断上下

    舔弄着厉永刚毛发遍布的肉棒。一手把着肉棒根部,一手撑在厉永刚毛茸茸的大

    腿内侧,纤细柔嫩的玉手紧紧压在厉永刚的大腿上。

    厉永刚感觉到一条柔嫩灵活的舌头正不住在自己那龟头上游走,说不出的舒

    畅,一边吸着烟,一边感受着自己的「干孙女」替自己吹喇叭,要是学生们知道

    在学校冷若冰山的女神林浣溪,林老师。竟然如此娴熟地舔舐着一个老男人的肉

    棒,而且除了菊蕾没有被人开发外,其它都被里里外外开发地通透了。还不得吃

    惊死啊。

    厉永刚一手捻着烟蒂,一手在林浣溪躬着的玉背上游走,厉永刚知道林浣溪

    这样在副驾驶上替自己舔很不方便,但总是想「欺负」这个好「孙女」。

【1】【2】【3】【4】【5】【6】【7】【8】【9】【10】【11】【12】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再见,金小姐(人生如梦)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