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神姬赋】(2)

+A -A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651992297(新群)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

    **********************************************

    【 https://m.diyibanzhu.in 】

    **********************************************

    【二】【神女下巫山,寻夫遭屈辱】

    【巫山神女宫】金碧辉煌的神女宫正厅,神女宫主洛神姬一袭紫色侠女劲装

    神情肃穆的坐在大厅,一头乌黑长发用紫色的发箍束于脑后,紫色劲装的束缚让

    芸娘的火爆身材纤毫毕现,澹澹的愁容浮现在芸娘的眉间,她不知道思考一夜的

    决定是否不妥,今天召集四大女弟子就是为了商量自己决定独自下山去救出夫君

    的事宜。

    雪狐皮制成的白色座椅上洛芸娘一脸慵懒的询问跪在面前的四个最心爱的女

    弟子,大弟子白牡丹、二弟子甄海棠、三弟子玉玲珑、玉如意两姊妹,四女齐齐

    跪在洛芸娘的身前;大弟子白牡丹最是聪慧无不担忧的说道:「宫主,如今朝廷

    昏暗、江湖人心不古,以宫主的名声与容貌独自一人下山去弟子认为很是不妥」

    ,洛芸娘只是微微一笑显得成竹在胸:「牡丹,妳不必过多忧虑,本宫自有计较

    ,为师不在的这段日子你要多多操心了。」

    说完不等众女回答便飞身而去....茶马古道上只见一道紫色身影飞速而

    过,紫色影子、枣红色的宝马无不彰显出主人的不同寻常,洛神宫主洛芸娘风姿

    飒爽,一声轻喝宝马急急地停了下来,芸娘抬眼一看[江南春风十八里客栈],

    纤腰一翻便下了马径直走进了客栈。

    此时正是午间食客满堂的时候,洛芸娘乍一进来显得整个大厅都亮堂了不少

    ,原本嘈杂的客栈忽似齐齐中了定语咒蓦地平静了下来,那些跑江湖的武林人士

    都直直地看着洛芸娘。

    檀紫色的纶巾丝帽、流苏披风下身穿紧身劲装的洛芸娘立于门口,其丽甚状

    ,耀乎若白日初出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她眄目流精面上却看不出

    喜悲。

    店小二感到呼吸都困难了:「姑娘..哦不,仙子是要打尖还是住宿?」

    「既不打尖也不住宿」

    芸娘的目的本就不在于此,店小二只好再问「那..」

    洛芸娘美目一转脆生生说道:「店小哥,实不相瞒,本宫...小女子的夫

    君日前在贵店落下了一件私人物品,今日遣我来此将其取回」

    屋内的食客却开始起哄,一个酸腐秀才借着酒劲念念有词:「奈若何奈若何

    ...双十年华韶光正好,小娘子却已为人妇,当真是千金易得红丸难求啊」

    说完还举杯朝芸娘示意,轻浮之意哪像读书人?哪知酸腐秀才后脑勺突然挨

    了一巴掌,直把他打得踉跄倒地,桌上的酒儿、菜儿、醋儿像赶庙会一般全到了

    他身上好不狼狈,众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打他的正是一个提着大金环刀的虬髯客,他一脚踢开了秀才瓮声瓮气道

    :「奶奶个腿儿,一个穷秀才不关门在家玩婆娘,到我的大美人儿面前咬文嚼字

    让人好生厌烦,滚蛋!赶紧地...」

    打跑了秀才,虬髯大汉阔步走到芸娘面前,与芸娘相比他就好像山上下来的

    大猩猩,但芸娘好像并不惧于他,虬髯大汉咧嘴一笑:「大美人儿,俺做镖师前

    是捕头那说到找东西哥哥我最拿手了」

    芸娘此番下山是为了办正事,不想与闲杂人物多做纠缠,于是欠过一个身姿

    转头对店小二说道:「还请店小哥为妾身带路去芙蓉阁一趟」

    这下店小二算是看清芸娘纶巾下的绝世容颜了,不由地呼吸一窒,呐呐说道

    :「哦...好的,原来姑娘夫君的物件是落在了芙蓉阁啊」

    芸娘抿嘴一笑:「正是」。

    一旁的金刀虬髯客都快看傻了,回头叫到:「哥几个,还喝球的酒啊,这娘

    们煞是好看」。

    于是一群人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惊叹!像初次逛大观园一样的没出息。

    而虬髯客一听芸娘要店小二带路顿时急了:「小娘子,这地儿龙蛇混杂这小

    子可不行,我愿为你开路嘿嘿」,说完不管其他人一把挡开了人群做了一个请的

    手势:「大美人儿,请吧,芙蓉阁可是个好地方哪」

    芸娘看着这些人的举动也明白他们为何如此这般,云眉一蹙,一抖披风快步

    上得楼去,看着芸娘倩姿轻盈,虬髯汉子砸吧砸吧嘴:「得,看来这娘们还懂武

    功,妙人儿呀」,他又转身抱拳:「嘿嘿,大伙别瞎看了,江湖规矩这回头筹是

    俺的啦」,众人不由神情不忿,「我说大金毛,你神气个鸟,你看这娘们屁股大

    过肩,那是赛过活神仙哪,你要是不行就麻熘地下来,兄弟们可都候着呢」。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虬髯大汉不理会他们调侃也跟着跑上楼

    去。

    客栈的楼上,转过屏风展现在芸娘面前的是一条映射出桃红灯光的阴暗走廊

    ,上头吊着四角天灯;走廊两侧是一间间的别致房间,芸娘步履沉着不急不缓,

    经过二十多年的江湖风雨她早已不是懵懂的少女了,无论身处何地都心怀不乱,

    以不变应万变,其实下山之前芸娘早已清楚自己心爱的人是被金国鞑靼和倭人设

    计所害,只是不知风哥的生死而已,但她坚信断无风还活着而且对方有着不同寻

    常的阴谋,竟然敢在中土之地动武林盟主!所以她才决定独自下山刺探一切而不

    带任何帮手就连平时贴身服侍的大小双玉「玉玲珑、玉如意」

    两姊妹都被自己撇下了。

    看着面前的走廊,芸娘心里蓦然有种怪异的感觉,仔细观察这种装修的风格

    似是中原样貌却在颜色用料和细微处绝对不同于中原风格;她心里一凛同时也明

    白了为何自己感觉不对了,原来这正是倭人的风格。

    身后细响声起,芸娘却是头也不回的身体向前跃出,在半空中扭转身姿甩手

    数片紫金花瓣激射而出...身后那人应声倒地,芸娘美目一定,原来正是跟着

    上来的那个虬髯大汉,所幸芸娘并没有下死手;她飞身上前双指一点大汉胸口,

    大汉冷汗直冒动弹不得,只感觉自己跟着上了楼接着一阵香风掠过自己就倒了。

    「小娘子,身手不错...这么快就弄到俺了,等等....别用脚踩我的

    头啊」

    大汉不解为何眼前的美人一言不发就动起手来,而且还是如此地凌厉;只见

    芸娘一只纤足抵住大汉脖子:「为何这里会有倭人?」

    「什...什么倭人,女侠轻点...」

    大汉求饶,芸娘不再言语,她感觉到了事情严重程度超出了她的预估,于是

    脚尖用力....「哎哟...女侠留手...我只知道他们是从扶桑飘过来的

    海上浪人啊,说是在这里做买卖,我就玩过几次,真的别有一番滋味呢」

    大汉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什么买卖?」

    芸娘杏眼微眯,一道若有实质的寒气围绕在周围。

    这次大汉真的有点怕了,「这娘们到底什么来头,妈的,老子今天碰到扎手

    的点子了」

    大汉告诉芸娘,这里的倭人做的就是女人生意、皮肉买卖,别说这倭人做这

    种事情真有一套,搞什么会员制,一般人有钱还玩不上呢必须得有身份还得受到

    邀请。

    洛神姬宫主何等聪慧,冷若冰霜的脸上展现出了让大汉如沐春风般的浅笑,

    问道:」

    是吗?那为何你我如此易得就上来了,难道你很有身份?」

    大汉支吾无语。

    「哼,怕是有人早就知道本宫主要来吧,什么牛鬼蛇神?藏着掖着不敢见人

    ,索性今天本宫就踏平此地」

    芸娘冷声道。

    「女侠,你跟倭人有仇吧,你不是来找丈夫落下的东西的吗?」

    大汉疑问道;「我夫君是当今武林盟主,断..无..风」

    芸娘面无表情道,「啊,那你...你是...」

    大汉无比吃惊眼睛睁的老大,忽的流出了眼泪,「我这是做梦吗,难怪..

    .难怪.....」

    芸娘心上计较,感到已浪费了太多时间,伸手一点大汉胸口命令道「不想现

    在死,就带路去芙蓉阁」

    已见识过芸娘的凌厉,大汉不再废话,穴道被解开后挣扎着爬了起来,应了

    一声走在了芸娘前头。

    两人前后走在过道里,别无他人,芸娘正觉奇怪,耳中传来悉悉索索哼哼唧

    唧的声音,那声音似泣似诉;前头大汉转过头来贼兮兮的笑,芸娘气的朝他屁股

    踢了一脚,原来芸娘已听出那是何种声音了,看来大汉说的不错,这地方真被那

    些该死的倭人改造成了淫靡之地,芸娘决定一定彻底摧毁这里。

    二人来到走廊尽头,大汉忽然变得好像很恭敬了,抬手拆开了壁画伸进手去

    鼓捣了一阵,然后退开站在侧面,好整以暇的看着芸娘;芸娘杏眼一瞪正待出手

    教训此人一番,但面前墙壁传来吱嘎声,然后墙壁一分为二,徐徐打开....

    .与外面走廊的昏暗不同,墙壁里面是一间明显加大的隐蔽房间,别有洞天极为

    宽敞明亮,刚才的声音此时听的更真切了,因为声音的来源就在芸娘的眼前..

    ..只见偌大的房间里有两男两女一丝不挂,两个身材丰盈火辣的女子并排俯身

    跪趴在地,左边女子的身后一个胸口长满黑毛的壮汉紧紧掐住女子硕大的臀部,

    正用下体激烈的冲撞着...右边女子身后一个也是全身赤裸梳着半月丸子头的

    干瘦男子「嗨依嗨依」

    地边叫边耸胯狠撞着身前的貌美女子;还有一个身穿藏红色东瀛忍者服的女

    子跪坐在茶几旁专心的沏茶,好像身边发生的一切与她无关。

    芸娘一时之间感到不敢置信,怔立当场,她呼吸急促起来身上一团红晕迅速

    从脖颈升起直到耳根,眼前的场景令她羞愤交加,羞的是面前的人白日宣淫无耻

    之极,气愤的是故意这样羞辱自己,简直与禽兽无异!不等芸娘开口,茶几前的

    红衣女忍者操着生硬的中原话命令道:「你可以下去了」,芸娘明显听到身旁的

    大汉吞口水的声音,他不舍的应道:「是的,蔷薇大人」,大汉鞠了一躬便低头

    退下,随后墙壁也缓缓地合拢来。

    还在继续运动的两个男人不理睬这边,这时红衣忍者跪站了起来,竟然与洛

    芸娘差不多高,紧身的忍者服样式暴露不堪,只见胸口部分开口甚大用黑丝网覆

    盖,两旁是藏红色的硬质轻盔甲,下面是藏红色的没到腿根的短裙,然后同样是

    黑丝网线包裹住她浑圆的腿,最后脚上是一双黑色漆皮质地的长靴;看着此女子

    的奇装异服芸娘努力平复心情心中默念清平咒,同时全身紧绷,真气上提随时准

    备出手。

    红衣女忍者看着芸娘舔了舔舌头,邪魅一笑:「巫山之巅,缥缈神宫,绝代

    佳人,洛神姬娘,呵呵...今日一见果真尤物」。

    芸娘啐道:「无耻」

    女忍者依旧笑面如靥:「你很紧张,看来你还不了解我的手段,对了,告诉

    你哦,我的师傅就是东瀛霸刀、斩鬼一刀流的柳生杀神,来到中原之后你们的人

    叫我血蔷薇,前面这个黑毛男人就是我们柳生大人的朋友扎木术君,另外一个,

    哼...只是一个干瘪的色猴子罢了」。

    芸娘听完居然笑了:「好的很,中原之地岂容你们这些禽兽染指,既然知道

    本宫要来,那你们就准备受死吧!」

    芸娘准备先下手为强,她知道风哥就是被眼前的两个丑陋男子设计加害的,

    所以芸娘娇躯一弹向着两人原地激射而去,倏的眼前红光一闪,血蔷薇已经欺身

    而上挡住了芸娘的去路:「神女阁下连杀人都这么好看吗?蔷薇真是越看越喜欢

    妳了嘻嘻...」

    光影晃动间两人交手数十回合,血蔷薇的功夫绝没有洛芸娘高但绝不容易对

    付,她一边纠缠于芸娘一边口出轻浮挑逗之言,芸娘全神应战,只求速速解决此

    女,电光火石之间芸娘拿准空隙一掌击中了血蔷薇的后背将她打飞到空中,但芸

    娘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落地之声,眼看着血蔷薇身体红光一闪就没入了墙壁里。

    「东瀛忍术果真厉害,哼...不过在本宫面前仍是凋虫小技不堪一击」,

    芸娘催动真气以一只脚尖为轴身形急速转动,娇喝一声:「洛水情花,开~~」

    ,只见周围的空气随着洛神姬身形的转动空气大范围波动起来,竟然无风自动;

    而神女头上的纶巾、身上的披风纷飞开来,此时的芸娘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正

    在做那不堪之事的几人也睁大眼睛停了下来惊奇的看着芸娘施展那美妙绝伦的武

    功,在披风散开的一瞬间芸娘急速打出十八支紫金花瓣,朝着周围各个刁钻角度

    激射而去。

    蓦地在天花板顶爆出一片血雾,一声闷哼之后,血蔷薇直直的坠落在地,原

    来精致的小茶几被她的身姿砸的四分五裂;原本装潢华美的房间在一阵香风吹过

    后一切陈设都被打的粉碎,显得破烂不堪~血蔷薇单膝跪在地上,一手捂住胸口

    ,眼神怨毒的盯着芸娘:「已经很久没有人能伤我了,我心爱的神女夫人我一定

  

【1】【2】【3】【4】【5】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