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26-29)

+A -A

    作者:druid12345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651992297(新群)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

    **********************************************

    【 https://m.diyibanzhu.in 】

    **********************************************

    第二十六章屈辱地狱

    妈妈去楼上拿了几根帆布的束缚带下来,从上到下给我捆了6道,然后让我

    躺下,掏出一个小喷雾器,对着我的口鼻喷了两下,一股凉凉的、甜丝丝的味道

    在鼻腔里弥漫开来。过了没几分钟,我就觉得浑身无力,一点劲也使不出来,但

    是大脑还是正常的。妈妈又找来一块黑布蒙上了我的眼睛,用医用胶带封住了我

    的嘴。现在我除了会呼吸,能听见之外,跟一具尸体也没什么区别了。

    妈妈上楼,换了一身衣服。妈妈穿了一件上半身是绣花真丝,下半身是透明

    黑网纱,边上还有黑色绒毛装饰的长款性感睡衣,只在双峰下面扣了一个扣子,

    里面是深灰蓝色的胸罩,挤出了深深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跟胸罩配套的性感真

    丝内裤,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薄薄的黑色弹力丝袜,脚蹬黑色漆皮高跟鞋,脸上

    画了浓妆,头发也披散下来了,还喷了很浓的催情香水,我都看傻了。妈妈发出

    一阵浪笑,开心地说:「你不是喜欢跟踪妈妈嘛?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更刺激的!」

    说完就撩起了沙发的布套,把我往沙发下面推。我心里直叫苦,怎么又把我往沙

    发底下放啊,上次我已经体验过了啊!

    琴东正在家里地下室的健身房里练习深蹲,他肩上扛着140公斤的巨大杠

    铃,表情狰狞,额头上全是汗水。这时,手机来短信了,是很特殊的铃声。琴东

    赶紧放下杠铃,打开手机,是主人的短信:「马上到我家来,半小时不到扒了你

    的皮。找块胶布封住你的臭嘴,今天不许说话。」

    琴东急匆匆地冲了一个澡,然后连蹦带跳地穿好衣服,就冲出了家门。冬天

    的夜晚很冷,琴东骑着机车飞驰而过,不禁想起了4年前与主人初次见面的那晚,

    他似乎也是这么急匆匆的骑着机车,也是这么冷。

    琴东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分子,好勇斗狠,惹是生非,一言不合便会拳脚相

    向,从小到大,被他揍过的人不计其数。然而,看似极度暴躁危险的他,其实内

    心深处也有一块柔软的地方,那就是妈妈。琴东爸爸的脾气和琴东一样暴躁,而

    且不善交谈,跟琴东交流的内容除了练武就是拳头,只有妈妈会听他说话,给他

    讲故事,对他笑。然而妈妈也是非常严厉的,每次琴东惹了祸,妈妈也是毫不手

    软的,但是绝不会让他受重伤,只是教训他而已。所以琴东对妈妈是既敬爱又畏

    惧,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壮,也越来越混,这个世界上便只有妈妈跟他好

    好说话了。琴东发下了誓言,他一辈子绝不打女人。但是,上天是残酷的,琴东

    14岁那年,妈妈出车祸去世了。这对琴东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消沉了很久,

    才缓过来。

    从此,琴东除了打架滋事之外,还多了一个爱好,那就是去风月之地发泄自

    己心中的难过与过剩的精力。琴东体验了各种各样的女人,直到有一天,他在一

    个老司机的怂恿下尝试了女王调教服务。女王性感的丝袜和撩人的皮鞭彻底将琴

    东彻底点燃,他终于发现,其实自己是个M男,被女王控制和侮辱是最让他兴奋

    的事情。但是,那些收费的女王总让琴东觉得不过瘾,也不够真实,于是他开始

    寻找现实中的女王,真正的女王。

    通过互联网,琴东发现了一个拥有完美双腿的中年女王,那双美腿让他疯狂!

    但这个女王很神秘,没有透露什么个人信息,这更勾起了琴东的欲望。琴东开始

    疯狂地讨好这位神秘的女王,连续三个月的殷勤谄媚,女王似乎终于被他感动了,

    答应出来见一面。琴东心急火燎地开着机车冲向约定好的酒店,定好了房间,告

    诉了女王大人。琴东在屋里焦急地等着,百爪挠心,他想看到女王大人的真容,

    想被女王大人狠狠地调教。

    终于,房间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女子走了进来,苗条匀称的身材,高贵优雅

    的气质,勾魂夺魄的丝袜高跟,冰冷威严的气场,最关键的是,女王在瞪眼的时

    候,有几分琴东母亲的影子。这就是琴东梦寐以求的女王啊!琴东一下子就被这

    位神秘的女王大人折服了,第一次调教只是舔了舔女王大人的脚,被女王大人的

    高跟踩了两下阳物,就喷了……琴东直接沦为了纯子的奴隶,对其他的女性都失

    去了性趣。随着后面交流的深入,琴东这才发现,纯子大人居然是自己的好朋友

    源太的母亲……真真是无巧不成书。

    琴东停好了机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在纯子大人家的门口掏出一块跌打

    膏,粘在了自己嘴上,摁响了门铃。琴东进了门,看到纯子大人正在屋子中间看

    着他,纯子大人……今天好性感,跟平常的纯子大人不一样!那诱人的酥胸,掩

    映在睡衣黑纱里的白嫩肌肤,包裹在薄薄黑色丝袜里的完美双腿,最关键的是,

    今天纯子大人的眼神不一样,没有那么冰冷了。琴东楞了一下,赶紧把自己的衣

    服扒光,爬到纯子大人面前跪好。

    纯子勾着琴东的下巴,用诱惑的语气问道:「笨蛋,主人今天性感么?」

    琴东用力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谄媚的表情。

    「哼哼~ 你平常不是总吹嘘你自己的身体如何如何好吗~ 今天主人想检验一

    下,你这个废物的身体到底怎么样呢~ 看你有没有骗我~ 」纯子脸上的表情越发

    的妩媚了。

    琴东的心砰砰直跳,他不知道主人这是要干嘛,但是纯子那骚媚的神情让他

    兴奋不已。

    「想不想和主人做爱啊~ 笨蛋~ 」纯子弓着腰,看着琴东的眼睛。

    琴东的眼睛里露出一丝迷茫,很快就变为了狂喜,疯狂地点头,鼻孔长得大

    大的,呼哧呼哧地喷着白气,像一只发情的公牛。

    「嗯哼哼~ 看你开心的~ 」纯子一边挑逗着琴东,一边从乳沟里拿出了一个

    16面的骰子,往茶几上一扔,骰子跳了几下,停住了。是12点。

    「哎呀呀~ 今天运气不错呢~ 12点~ 也就是说今晚你要让我高潮12次哦

    ~ 少一次也不行哦~ 主人3年都没有好好做爱了呢~ 」纯子扭动着玉臀,轻轻磨

    蹭着琴东那黑里透红的大脸,娇嗔地说着。

    1……12次?琴东有点懵逼了,虽然他对自己的身体很有信心,但是……

    要让一个三年没有做爱的40岁美妇连续高潮12次,这……这做得到么?琴东

    的心里直打鼓,他觉得他会精尽人亡的……

    妈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琴东心一横,骨子里的彪悍又占了上风,

    能和主人这样的女神做爱,死就死了吧!

    纯子看着琴东由畏惧又变成了坚定,不禁摸了摸他的头发,表示赞赏。纯子

    扭动着腰肢,跪在了沙发上,撩起睡衣的后摆,用手指轻轻地掰开了柔嫩粉白的

    肉唇,透明的蜜汁缓缓滴落。

    琴东看着纯子这极度淫荡诱人的样子,感觉脑子轰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

    在胸膛和小腹同时炸裂了!又黑又粗的阳物膨胀到了极致,坚硬如铁,隐隐作痛,

    表皮上爬满了蜈蚣一样的青色血管,顶端的伞盖完全撑开,通红发亮。琴东从喉

    咙里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嘶吼,一下子蹦过了1米多长的茶几,两只大手抓住了纯

    子雪白丰润的玉臀,蛮横的野兽直接就粗暴的冲进了那湿漉漉的花园。

    「啊!啊!啊!」突然被这样粗大的阳物插入,纯子带着三分疼痛七分兴奋

    地叫了起来。琴东听到这销魂的叫声,更加疯狂了,脑子完全停止了工作,变成

    了一只由本能主宰的野兽,腰部开始疯狂地前后摆动。

    我在沙发底下听着妈妈的话语,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妈妈居然当着我的面

    和别的男人做爱,还要做12次!这太屈辱了!太屈辱了!看着自己的妈妈被人

    压在身下,对儿子来说,本身就是一件极度侮辱的事!而且我还动弹不得,只能

    像一具尸体一样在沙发底下当旁观者!同时我也深深嫉妒那个男人可以和妈妈做

    爱!可以享受妈妈那完美的玉体和粉嫩的花园!可以尽情地释放!而我那被折磨

    了一天的小兄弟却锁在了笼子里……我也想释放!我也要释放!我心里哭喊着!

    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那泪水里包含着屈辱和不甘。

    听着沙发嘎吱嘎吱的震动声、啪叽啪叽的肉体撞击声、妈妈那淫荡的浪叫以

    及男人拉风箱一样的喘气声,想象着妈妈美好的肉体和昨晚淫乱的模样,我的心

    似乎被放在了油锅里烹炸,身上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就跟打摆子一样,仿佛自己

    正身处屈辱地狱和禁欲地狱的交界处!我希望有个人能扎聋我的耳朵,让我再也

    听不到这邪恶的声音,最好是有个人一枪把我崩了,就彻底解脱了!但是没有人

    来帮我,我只能沦落在黑暗之中,被这淫乱的声音折磨,一秒一秒地熬……

    第二十七章女武神的骑行

    琴东的眼睛鼓出了眼眶,脸上的表情无比狰狞,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打桩机

    一样,疯狂地冲击着纯子的花园,滴落的蜜汁已经把沙发套都打湿了一大片。纯

    子两手扒着沙发背,纤细的腰肢向下凹着,头却高高的扬起,闭着眼睛,清丽的

    脸上带着一片酒醉似的红晕,艳丽的红唇微张着,额头上一层细密晶莹的汗珠,

    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琴东的冲击很有节奏的抖动着。

    「啊~ 啊~ 哦~ 哦~ 蠢货~ 再……再粗野一些~ 」纯子觉得这样的刺激还是

    不够过瘾。琴东闻言,加快了冲击的频率,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上的汗水

    不停地向下淌……

    「啊!啊!啊!啊!!!」纯子用力的抓着沙发的布套,腰也弓了起来,脸

    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第一次高潮来了。琴东看到主人似乎是来了,就停下了自

    己的动作,张大鼻孔喘息着,感觉自己的腰微微有点酸。那恶魔般的声音终于停

    息了!我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宁!

    纯子休息了一会儿,扭过头来看着琴东,细长的凤眼眯了起来,「一次了哦

    ~ 」纯子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又回到刚才的姿势,闭上眼睛说道:「继续!」

    琴东又开足了马力,猛烈地重复着机械的活塞运动。纯子把双手交叠在一起,

    把额头贴在手背上,刚才仰着头晃来晃去,晃得她有点晕,这样更省力一些,更

    能好好体味花园传来的快感。不知沙发下面那个可怜虫现在是什么感受呢~ 纯子

    想着自己的杰作,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中涌起了一阵强烈的满足感,甚至

    压过了肉体的刺激。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境遇更侮辱了吧!我要彻底打碎源太的羞

    耻心,然后再慢慢地调教他,让他成为我最好的奴隶,永远都离不开我!纯子快

    意地想着,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如同在飞行一般。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年轻的肉体就是好啊!比平一郎那个老废物好多了!就这么飞着,突然,琴东停

    了下来。

    纯子愤怒地扭过头,恶狠狠地问:「为什么停下来!你这天杀的蠢材!」琴

    东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发出嗯嗯的声音,手舞足蹈的比划着。纯子看了几秒钟,

    原来琴东是说他快要射了,但是不敢自己做主。纯子对着琴东抛了个媚眼,又舔

    了舔自己的红唇,「就射在里面吧~ 不要停下~ 哼哼哼~ 」

    琴东得令,又开始奋力地耕耘了起来。很快,一股滚烫的液体在纯子的体内

    奔腾,「啊!啊!啊!!!」纯子浪叫着,被这滚烫的浊流裹挟着,登上了第二

    座高峰!

    纯子和琴东同时喘息着,白浊的液体从花园的缝隙中涌出,一股腥味在屋子

    里扩散开来。我闻到了这股熟悉的气味,心里的屈辱和嫉妒都达到了顶点。我的

    妈妈和别的男人在我头顶上做爱,还尼玛的是内射!我希望自己就此昏过去,就

    不用受这种煎熬了!但是我的身体虽然没有半点力气,但是脑子却无比的清明,

    如同泡在冰水里一般。我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感觉了,神经已经被这强烈的刺

    激和侮辱折腾的有些麻木了。

    过了几分钟,纯子长出了一口气,头也没回,比出了一个「2」的手势。

    「继续啊~ 混蛋~ 」纯子调整好了呼吸,准备迎接第三波进攻。琴东的臀部又开

    始猛烈的抖动,有了精液的润滑,抽插的更加顺畅了,屋子里有多出了一种哗啦

    哗啦的水声。纯子的身体发烫,胸口尤其的闷热,于是就伸手解开了双峰下面的

    睡衣扣子和文胸的挂钩,一对可爱的双乳蹦了出来,也随着身体的晃动前后摇摆

    着,极具视觉冲击。琴东把这无比美好的艳景尽收眼底,兴奋到了极点,在心中

    默默地感谢着漫天神佛……天照大神!如来佛祖!耶稣基督!真主安拉!还有所

    有我叫的上名、叫不上名的各路神仙菩萨!我琴东谢谢你们了!如果这是在做梦

    的话

【1】【2】【3】【4】【5】
推荐阅读: 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拉姆纪-第二卷程庄杂交实录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